位置导航:首页>新闻频道>社会新闻>正文

三峡大坝不怕核武打击?官方人士道出真相

发表时间:2016-3-22 10:03:07 来源: 浏览:

   

图为三峡大坝。
  湖北宜昌至喜长江大桥三江桥顺利合龙,标志着该桥主桥全线贯通。至喜长江大桥是替代葛洲坝坝顶公路,保障三峡工程安全运行的重大战略项目,属于长江三峡后续配套工程,对确保三峡大坝和葛洲坝的安全具有重要的意义,该桥也被称为"反恐大桥"。图为三峡大坝。

  关于中国超级工程一旦遭受攻击可能造成严重灾害的声音,在舆论场上屡见不鲜。近日,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撰文释疑,表示三峡大坝具备了一定的抗击核武器攻击的能力,并不会对下游产生太大的洪水威胁。

  据张博庭教授介绍,他写作此文的由头是近日围绕内陆核电的争议。3月2日,国务院发展中心王亦楠研究员撰文,对重启内陆核电提出十项质疑,称有关机构的内陆核电安全论证,未考虑“中子弹(战术核武器)”袭击的风险。

  3月4日,核能协会的数位专家回应说,核武器攻击不是工程建设人员要考虑的问题,而是国家安全问题,只能靠“不断加强国防建设”解决,并提到三峡大坝也有类似问题。

  这引起了张博庭教授的不满。 张博庭在文中指出,其实三峡大坝在设计上已经考虑了和攻击风险,采用了混凝土重力坝,即使被炸开缺口,也绝不会造成垮坝。

  文章说,如果三峡大坝不是采用这种坝型,恐怕没有一个懂行的水利专家会赞同三峡工程的建设。

资料图:三峡大坝。
1
  三峡水库于2011年9月10日零时正式启动第四次175米试验性蓄水,至18日19时,水库水位已达到160.18米。2012年7月23日,三峡枢纽开启7个泄洪深孔泄洪。上游来水流量激增至每秒4.6万立方米。2012年7月24日,三峡大坝入库流量达7.12万立方米/秒,是三峡水库建库以来遭遇的最大洪峰。资料图:三峡大坝。

  以下为张博庭教授原文:

  三峡大坝为何不惧核武器的攻击?

  最近一段时间,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我国内陆核电的安全性问题。2016年3月2日,国务院发展中心的王亦楠研究员在《中国经济周刊》上发表了《长江流域建核电站要慎重》的文章,进一步引发了社会各界对内陆核电安全性的讨论和关切。此前,在2015年10月12日她就在媒体上发表了题为《力主“内陆核电重启”的专家,王亦楠请你回答十个问题》的署名文章。客观地说这十个问题,确实是需要有关核电的专业人士认真回答的。如果不能给出圆满的答复,社会舆论是很难赞同开[FS:PAGE]展内陆核电建设的。

  我们都知道,自从日本的福岛核事故发生后,全球各国确实对核电的安全性有较大的担心,世界各国几乎都放慢甚至停止了核电的建设。中国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加速核电的开发,非常需要核电的专业人士,搞好相应的科普和宣传。十问的提出,其实恰恰是我国核电界开展科普宣传的最好契机。然而,遗憾的是我们核电界的相关人士,却没有给与充分的重视,直到3月2日王亦楠研究员再次追问“十问”,并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,核能协会的网站上才有人出来谈了一点“看法”。

  2016年3月4日核能协会的(赵成昆,周如明,毛亚蔚,翁明辉)发表了《就王亦楠研究员有关内陆核电安全的质疑谈谈我们的看法》(下称:看法)一文,首次公开地回答王研究员的十问。

  在谈到核电站受到核武器攻击时的安全问题“关于中子弹(战术核武器)的分析”时,《看法》一文的相关解释内容是:

  “考不考虑战术核武器的攻击,不仅仅是核电厂所特有的问题,许多国家的重要政治和经济设施都可能成为攻击目标,例如,三峡大坝建设前许多人也提出了大坝能不能经受核武器攻击的问题。实际上,这个问题的讨论已脱离核安全和核安保领域的范畴,而进入到国家安全的范畴。……”

  《看法》的解释,似乎是要告诉公众,核电站受到核武器攻击后的安全问题,不属于工程设计人员的考虑范围,而属于国家安全范畴。其解决的方式应该是“这要求我们不断加强国防建设,形成强大的威慑力,制止敌人的轻举妄动,否则,不仅仅是核电,许多重要的政治和经济项目的建设都无从谈起。”

  既然《看法》一文在文章中,特地举出了三峡工程作为例子,来说明国家安全问题不应属于工程设计所考虑的内容。笔者作为一名水电的专业人士,觉得非常有必要作出澄清。首先,我们必须明确指出:《看法》的作者关于应属于国家安全的概念不仅是非常错误的。而且,其所列举的三峡工程的例子,也是完全出于对三峡工程的误解,并不符合我国三峡工程的实际情况。

  不错,在三峡的论证期间,确实有过大坝受到核武器攻击后的安全性的争论。然而,这一争论并不是以"受到核武器的攻击应该属于国家安全的范畴,而不属于大坝安全设计要考的问题"作为结论的。而是我们的三峡大坝的设计确实已经解决了,即使受到了核武器的攻击,也不会产生更大的次生灾害的问题。当然,关于这方面的争论,当时并没有引起社会各界的过多关注。笔者认为,这是由于三峡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已经把抗击核武[FS:PAGE]器的攻击考虑进去了。(据查:三峡开工前,设计部门曾针对这一重要问题进行过深入研究,反复试验,并得出了结论。)

资料图:世界最大升船电梯三峡大坝试验成功。
1
  三峡大坝工程包括主体建筑物工程及导流工程两部分。大坝为混凝土重力坝,坝顶总长3035米,坝顶高程185米,正常蓄水位175米,总库容393亿立方米,其中防洪库容量221.5亿立方米,能够抵御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。三峡大坝左右岸安装32台单机容量为7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,安装2台5万千瓦电源电站,其2250万千瓦的总装机容量为世界第一,三峡大坝荣获世界纪录协会世界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世界纪录。资料图:世界最大升船电梯三峡大坝试验成功。

  三峡工程解决这一问题的主要办法是,选择了合适的坝型。如果三峡不是选择混凝土重力坝,而是选择其它坝型,它确实存在着一旦遭受核武器攻击后,将产生较大的溃坝次生灾害的问题。因为,无论是土坝、混凝土拱坝或者是混凝土面板坝,一旦被攻击后,在巨大水流的冲击下,都会在几分钟之内形成溃坝,从而造成巨大的次生灾害。但是,三峡选择的混凝土重力坝坝型,遭受攻击后则完全不同。因为混凝土重力坝的稳定性,是靠每一个独立的坝段自身的重力与河床之间的摩擦力,来平衡上游水压力的。对于这种坝型,即使被炸开一个大口子也就是那一个大口子漏水,而绝不会造成垮坝。

  总之,我们的三峡大坝并不是没有考虑受核武器攻击的风险,而是通过采用合理的设计,具备了一定的抗击核武器攻击的能力。三峡大坝即使被核武器击中后,也无非就是相当于在大坝上打开了一个关不上口的“大闸门”,并不会对下游产生太大的洪水威胁。客观地说,如果三峡大坝不是采用这种坝型,恐怕没有一个懂行的水利专家会赞同三峡工程的建设。因为,我们的工程设计和建设的前提,确实要能够保障,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给社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。因此,我们希望《看法》的作者不要错误解读三峡大坝的安全性,误导舆论,更不应以此作为降低核电工程安全风险的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