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导航:首页>新闻频道>社会新闻>正文

央视主播郎永淳离职 68万房贷曾让他"压力山大"

发表时间:2015-9-8 16:42:12 来源: 浏览:

    当主播很光鲜,并不等于就是金领,文章称郎曾为68万元房贷感到亚历山大,患上乳腺癌的妻子几乎被医疗费吓傻。

     郎永淳确认从央视辞职,2日晚是他最后一次在《新闻联播》出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郎永淳工作照
     9月2日晚,郎永淳值班,这是他在央视的最后一个主播班。距离他入行,已整整20年。
     20年前,郎永淳开始主持《新闻30分》,那时我是一名迷茫而慌张的县城少年,笃信上大学才有出路。
     15年前,我从复兴路11号的央视东门飘过,那时的郎永淳已是优质偶像,被坊间称为弃医从闻(新闻)的传奇。
     6年前,我进入央视联播部,不时与郎永淳在二楼擦肩而过。
     直到4年前,他竞上联播主播,我们才开始有了交集。
     郎永淳,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却是一个没新闻的人;
     这是一个出身草根的人,年轻时喜欢读《平凡的世界》;
     这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人,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,本可以在徐州做个针灸大夫,却被北广招生所吸引,从而开启了人生新天地。
     这是一个被妻子称为“郎中”的人,妻子生病后自称“安之”(既来之则安之)的人。这是一个有意思的人,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。
     这个人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,私下常开点玩笑;
     这个人,有小清新,也有大智慧;
     这个人,谈起公共话题,不乏独到见解。
     这个很爱惜羽毛的温润君子,小心翼翼守候着稳稳的幸福。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?
     妻子吴萍不幸患上乳腺癌。原来幸福的家庭,瞬间就被抛向惊涛骇浪之中。
     吴萍曾认为,她可以预见死前所有的人生——按部就班地在北京生活,照顾孩子、照顾老公,一直到死。可是,这最平淡的理想也被现实粉碎。比患上乳腺癌更可怕的是,两年多诊疗后,乳腺癌有转移之迹象。
     男儿有泪不轻弹,郎永淳说:“这几年,曾有那么几次,边开车便莫名其妙的会满眼是泪,心脆弱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片刻失控。”
     然而,身为家庭顶梁柱的郎永淳,不能垮,他一垮天就塌了,“上有老下有小,我得撑着。”这种苦楚,但凡经过苦难的人,恐怕都能能懂得。
     当主播很光鲜,并不等于就是金领。郎永淳买房也曾贷过款,68万元。巨额贷款,压力山大,以至于郎永淳说:“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这笔欠下的巨款不是把他们娘俩给坑了吗?这68万,他们怎么还呀!”
“三颗心,一个念头,风雨同舟。”妻子赴美治病,儿子负笈留学,这是沉重开支。
有个细节是,吴萍某次想做个检查,却被高昂的医疗费吓傻了。由于没有保险,做个胸腹CT,10000美元;头部核磁,6000美元;骨扫描,10000美元。
     好在美国医生认可吴萍在301医院做的PET CT 片子。
     对于郎永淳、吴萍夫妻来说,儿子懂事、争气或是很欣慰的事。在美国就读后,历史考试,98分,全年级第一,将美国学生抛在身后;没经过准备,托福97分,亦不等闲。尽管成绩并非最重要,用郎永淳的话,儿子有健康的人格和体格即可,但孩子好学终归是好事。
    这个孩子,自有他的可爱之处,一到美国,就注册了Facebook,还关注了奥巴马的账号。关心奥巴马的财政预案,关心美国的政治体制。此后,在给人大附中同学写信,会这样开玩笑:“哈哈,我能用Facebook和YouTube!你们不能!”
央视同事眼中的主播郎永淳 68万房贷曾让他“压力山大”
郎永淳和家人
     对于郎永淳一家来说,烦恼并非只是疾病的困扰,还有误解和谩骂。
     据吴萍称,国内一些网友知道她带着孩子到美国上学了,不停谩骂。“好像我背叛了国家、背叛了民族,贪污腐败卷走了别人的钱财。”
    “我是卷了别人的钱,不过那是我老公的血汗钱,我唯有可怜老公辛苦赚的钱都花在了我身上,但是他没有选择,我也别无选择。”
    这些可怜的人,将道德绑架指向靠自己能力挣钱的主播,却有意无意忽略了那些吞噬民脂民膏的外逃裸官,以及把老婆孩子送往发达国家的贪官,这只是愚蠢吗?
     如今,郎永淳离开了央视平台,离开了被标签化的联播,也离开了他熟悉的工作模式,可是,他能够远离一些莫名其妙的非议吗?
     老话说,“人过三十不学艺,人过四十天过午”。而以郎永淳之性格,他选择离开一定深思熟虑。而此前聊天,他也不止一次表达过退意。他将有什么样的美好未来?
      这几年,央视名嘴一个个离去。仿佛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曲舞台上,观众刚一低头或扭头,就发现名角少了一个。“有人辞官归故里,有人漏夜赶科场。”
     名角们一个个退场了,只是,这种退场,决然,冷静,而又扎堆,他们再也不会返场了。与其他名嘴相比,当联播主播也开始撤离时,这又传达了什么样的信号?
     别了,郎永淳。从此小郎是路人。这里的路人,不是路人甲,而是找到出路,并意气风发踏上新征程的赶路人。这里的小郎,亦无不恭之意,而是同事约定俗成的昵称。
    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仍报以欢歌。”记得郎永淳说过,奔跑就是力量,奔跑就是方向,祝福在路上的郎永淳,有不一样的人生,人生之路越走越宽阔。
    有人说,只有在央视内部春晚和《分家在十月》中,央视人的幽默和个性才得以短暂宣泄。
这话不无道理,前者或许大家都看过,后者是在2001年央视评论部年会播出的恶搞短片。
该片以两部苏联G命影片《列宁在十月》、《列宁在1918》为母本,重新编排后设计了崔永元斯基、白岩松斯基、李挺诺夫、杨继红波波娃等人物,演绎了新闻评论部的一次分家。

[FS:PAGE]

     郎永淳工作照
     9月2日晚,郎永淳值班,这是他在央视的最后一个主播班。距离他入行,已整整20年。
     20年前,郎永淳开始主持《新闻30分》,那时我是一名迷茫而慌张的县城少年,笃信上大学才有出路。
     15年前,我从复兴路11号的央视东门飘过,那时的郎永淳已是优质偶像,被坊间称为弃医从闻(新闻)的传奇。
     6年前,我进入央视联播部,不时与郎永淳在二楼擦肩而过。
     直到4年前,他竞上联播主播,我们才开始有了交集。
     郎永淳,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却是一个没新闻的人;
     这是一个出身草根的人,年轻时喜欢读《平凡的世界》;
     这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人,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,本可以在徐州做个针灸大夫,却被北广招生所吸引,从而开启了人生新天地。
     这是一个被妻子称为“郎中”的人,妻子生病后自称“安之”(既来之则安之)的人。这是一个有意思的人,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。
     这个人,脸上始终挂着微笑,私下常开点玩笑;
     这个人,有小清新,也有大智慧;
     这个人,谈起公共话题,不乏独到见解。
     这个很爱惜羽毛的温润君子,小心翼翼守候着稳稳的幸福。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?
     妻子吴萍不幸患上乳腺癌。原来幸福的家庭,瞬间就被抛向惊涛骇浪之中。
     吴萍曾认为,她可以预见死前所有的人生——按部就班地在北京生活,照顾孩子、照顾老公,一直到死。可是,这最平淡的理想也被现实粉碎。比患上乳腺癌更可怕的是,两年多诊疗后,乳腺癌有转移之迹象。
     男儿有泪不轻弹,郎永淳说:“这几年,曾有那么几次,边开车便莫名其妙的会满眼是泪,心脆弱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片刻失控。”
     然而,身为家庭顶梁柱的郎永淳,不能垮,他一垮天就塌了,“上有老下有小,我得撑着。”这种苦楚,但凡经过苦难的人,恐怕都能能懂得。
     当主播很光鲜,并不等于就是金领。郎永淳买房也曾贷过款,68万元。巨额贷款,压力山大,以至于郎永淳说:“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这笔欠下的巨款不是把他们娘俩给坑了吗?这68万,他们怎么还呀!”
“三颗心,一个念头,风雨同舟。”妻子赴美治病,儿子负笈留学,这是沉重开支。
有个细节是,吴萍某次想做个检查,却被高昂的医疗费吓傻了。由于没有保险,做个胸腹CT,10000美元;头部核磁,6000美元;骨扫描,10000美元。
     好在美国医生认可吴萍在301医院做的PET CT 片子。
     对于郎永淳、吴萍夫妻来说,儿子懂事、争气或是很欣慰的事。在美国就读后,历史考试,98分,全年级第一,将美国学生抛在身后;没经过准备,托福97分,亦不等闲。尽管成绩并非最重要,用郎永淳的话,儿子有健康的人格和体格即可,但孩子好学终归是好事。
    这个孩子,自有他的可爱之处,一到美国,就注册了Facebook,还关注了奥巴马的账号。关心奥巴马的财政预案,关心美国的政治体制。此后,在给人大附中同学写信,会这样开玩笑:“哈哈,我能用Facebook和YouTube!你们不能!”
央视同事眼中的主播郎永淳 68万房贷曾让他“压力山大”
郎永淳和家人
     对于郎永淳一家来说,烦恼并非只是疾病的困扰,还有误解和谩骂。
     据吴萍称,国内一些网友知道她带着孩子到美国上学了,不停谩骂。“好像我背叛了国家、背叛了民族,贪污腐败卷走了别人的钱财。”
    “我是卷了别人的钱,不过那是我老公的血汗钱,我唯有可怜老公辛苦赚的钱都花在了我身上,但是他没有选择,我也别无选择。”
    这些可怜的人,将道德绑架指向靠自己能力挣钱的主播,却有意无意忽略了那些吞噬民脂民膏的外逃裸官,以及把老婆孩子送往发达国家的贪官,这只是愚蠢吗?
     如今,郎永淳离开了央视平台,离开了被标签化的联播,也离开了他熟悉的工作模式,可是,他能够远离一些莫名其妙的非议吗?
     老话说,“人过三十不学艺,人过四十天过午”。而以郎永淳之性格,他选择离开一定深思熟虑。而此前聊天,他也不止一次表达过退意。他将有什么样的美好未来?
      这几年,央视名嘴一个个离去。仿佛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曲舞台上,观众刚一低头或扭头,就发现名角少了一个。“有人辞官归故里,有人漏夜赶科场。”
     名角们一个个退场了,只是,这种退场,决然,冷静,而又扎堆,他们再也不会返场了。与其他名嘴相比,当联播主播也开始撤离时,这又传达了什么样的信号?
     别了,郎永淳。从此小郎是路人。这里的路人,不是路人甲,而是找到出路,并意气风发踏上新征程的赶路人。这里的小郎,亦无不恭之意,而是同事约定俗成的昵称。
    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仍报以欢歌。”记得郎永淳说过,奔跑就是力量,奔跑就是方向,祝福在路上的郎永淳,有不一样的人生,人生之路越走越宽阔。
    有人说,只有在央视内部春晚和《分家在十月》中,央视人的幽默和个性才得以短暂宣泄。
这话不无道理,前者或许大家都看过,后者是在2001年央视评论部年会播出的恶搞短片。
该片以两部苏联G命影片《列宁在十月》、《列宁在1918》为母本,重新编排后设计了崔永元斯基、白岩松斯基、李挺诺夫、杨继红波波娃等人物,演绎了新闻评论部的一次分家。